做没有用的科研

昨天跟同事聊天听到一个消息。楼下的诺贝尔奖得主霍夫曼(2011年)要在中国建实验室,和中国做一些免疫学方面的合作。结果给中国否了,原因是这方面的研究“没有用”。其实仔细想想,多少杰出的成就是“有用”的?另一个同事在纳米方面做了不错的东西去中国开会,发现所有的报告都和应用相关,她做完报告后,别人会问她“你这个有什么用?”
中国人太务实了,我们确实要讨论一下“有用”和“没用”了。科研的好坏其实不能用“有用”和“没用”来衡量,我身边多数的同事都在做基础科研,基础科研的优劣是无法以“有用”来衡量的。基础科研就是你发现了新的东西,明白了原来不明白的,那就是成功了。如果要论有用,那么就不要做科研了,就做工程好了。那么也就不需要科学家了,只需要工程师。在国内的时候还上过科技传播的课,回头想想确实是可悲的,当时科技传播的老师并不理解科学和技术的差别。他会拿袁隆平作为科学家的代表,严格意义上讲袁隆平所做的杂交水稻,在理论背景上是比较成熟的,他的创造主要在于技术改造层面。却没有听说过袁有什么科学发现。现在的国人功利心太重,什么都拿有没有用,或者是拿钱来衡量。这也就是中国为什么没有诺贝尔奖的土壤,为什么中国一直在抄袭、模仿而没有自己的创新的科研。好的科研是对未知的探索,不会考虑有用没用。谁能说相对论的理论有多少实际效用,谁能说肖邦的夜曲有多少实际效用,谁能说齐白石的虾有多少实际效用?科学和艺术其实是很接近的东西,真正的科学和真正的艺术都是大师们不顾一切对热衷的领域的探索。当然,目标不是为了做出什么有用的东西,因为东西有用并不是可预见的,也不是科学家和艺术家需要考虑的问题。如果国家真的要进步,要科学,那么就支持那些所谓的“没用”的科研吧,不做基础理论的研究,永远就只能跟着别人。法国有一档娱乐类的电视节目,是专门为科研募捐。中国有的是为“超女”疯狂,却为什么中国不做这样的电视节目?是做不到?是不想做?还是觉得没有用?
所以,不要再问中国什么时候出诺贝尔奖,先问什么时候中国投钱做“没用”的科研。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